十年了,我终于看懂《秒速五厘米》。樱花抄篇
漫途ACGTOUR
专注于漫影视作品舞台探访提供优质圣地巡礼内容。好玩好看好吃这里都有~
311人赞同了该文章
“你知道吗?
樱花飘落的速度,
是每秒5厘米。”
秒速五厘米可能是我们在《你的名字》之前最熟悉的新海诚电影,影片中充斥着淡淡的哀伤,没有高潮迭起的剧情变化,也没有为了提现戏剧张力的感情冲突,只有如同散文般的叙事方式描述着主人公们对抗着生活并追求着但最终还是错过的故事。体味无尽的悲伤之后,却发现这是曾经生命中最为美好的感情。
而今年恰好是秒速五厘米上映10周年,如果你也喜欢这部作品不妨跟随我们的脚步,重温这个唯美而又悲伤的故事。
樱花缓缓飘落。
女生和男生模糊不清的背影。
远野贵树和篠原明里,两人从小形影不离,无话不谈。
放学回家在一起嬉闹的代代木八幡宫
那个时候他们只是互相喜欢着对方,却没有说出口。
“呐,贵树,希望以后还可以一起赏樱。”
明里转过身时撑开伞,樱花飘过。
世界都变得美好起来。
两人第一次分别的路口
一句清澈如冰溪中的和田玉一样的承诺,却至终未能实现...
那一年,他们十三岁。
升入初中后,两人因转学而越离越远,虽然只能通过信件和短信进行交流,但是距离并没有分割两颗曾经相溶的心。
那年的冬天贵树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要搬去更远的鹿儿岛,和在岩舟的明理不再是想见面时乘坐电车就可以见面的距离了。于是下定决心去岩舟寻找她。
或许这对现今的成年人来说可能是个轻而易举的举动,然后这对当时以书信为主要通讯手段的14岁孩子来说得要下多大的决心。
不知此时贵树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
新宿线铁轨
向着明理驶去的列车缓缓的开动
换乘时贵树望着天空想起了明理转学前给他打的电话
明理在电话里告知她即将转学,相信当时她的心情应该比贵树更加不安,但贵树却没有说出一言半语安慰她。
站在电话亭前的我们此刻不由的为两人的命运感到唏嘘,也许当时贵树表现的不成熟,然而他只是个13岁的孩子,面对分别时难免手足无措。两人需要时间来相互磨合和成长然而命运却用距离和时间将他们阻隔。。。。
换乘的电车驶来把贵树的思绪拉了回来。
到这一瞬间为止,贵树从未想过电车可能会晚点,一时间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果然由于积雪的原因电车将大幅晚点。
更雪上加霜的是,在这个自动售货机前,狂风吹走了贵树写给明里的信。自然信中的内容我们也不得而知了。信中或许是对明里的那份思念,或许是希望永远不要和明里分开的誓言。也许这份信会成为明里对命运抗争的精神寄托,也许最后只是作为明里对贵树记忆的珍藏,这份信也许会改变他们之间的命运也许不会。最终这份信没能送到名里的手中,世界线因此而改变。
弄丢信的贵树又懊恼又难过,雪夜,饥寒交迫,此时他心中百感交集,只能忍住眼泪默默忍受。
列车在空荡荡的荒野里停留了两个小时,此时的贵树想要快点到达明里的身边。然而命运却像捉弄人似得一动不动。
“明里如果你已经回家了...就好了”
贵树低着头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我们仿佛能看到他绝望的表情。也许所有的观众此时内心也都感叹,究竟用怎样的速度才能让他们相遇呢?
最终电车还是到达了岩舟。此时已经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晚了将近4个小时。
岩舟站站台
从贵树落寞的背影中可以看出贵树此时已经不抱任何希望。
岩舟站站内
然而奇迹居然发生了,明里一直默默的在站台等着贵树,命运的捉弄并没有阻止明里对贵树的执着,相遇的两人相拥而泣。
他们吃了明里做的便当,然后去了信里谈论过的地方看樱花树。
樱花树下他们接吻、拥抱默默的温暖却仿佛融化了这整个世界的冰雪。飘雪如落樱,也许有人认为这不能称作爱情,但却是世间最为纯洁无比的情感。
身为孩子的贵树一个人乘车从豪徳寺(位于东京)到岩舟(位于东京东北方向的枥木县),感觉无比遥远……而实际上,如果正常行驶,算上乘换时间,也不过2小时40分钟左右的车程。最终这段陌生的旅程,因为大雪和急切的想念而变得无比漫长,这段焦灼的等候和最终的冬夜中相见的喜悦,构成了影片中最温暖的一幕。
两人分别的站台
“贵树君今后一定会一帆风顺的一定”
“明里也要保重我会写信的还有电话。。。”
随着电车车门关上,两人将再次分别,此时明里默默目送着贵树离开,贵树没有告诉明理他弄丢了本要给她的信,明里手中也拿着没能送出的信,信中记录着想对贵树说的千言万语。因为他们都相信随着那一吻世上的一切全都改变了,他们会克服这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会在一次再一起共赏樱花,十三岁的他们这样坚定不移的相信着。。。。。
随着两人的再次分离,《秒速五厘米》的第一章节樱花抄的剧情也进入尾声。尽管樱花抄的结尾让人充满希望感到温馨,但看过作品的你应该知道,就是这份希望让之后的悲伤更加沉重,沿着剧情的轨迹看到现实中的场景,想到了十年前在观看这部作品的同时也是如此坚定的相信着。就如同剧中贵树和明里一样,为了实现这个遥远的梦,我们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又一个短暂的行动目标,当这些目标实现的时候,就会与梦想的距离拉近。然而,到最后,大多,都在你突然『长大』的某一刻,被该死的『现实』撕得粉碎,拆得精光,蹂躏得剧痛,当我们站到目标终点时,才骤然发现,原来我们永远都追不上樱花下落的速度。
十年前的你是否也有着一个梦想,这个梦想可能是真、可能是善、也可能是美,可能是爱情、可能是亲情、也可能是一个人一件事,一种理念、一个坚持。
如今的你还在坚持吗?